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都是些無足輕重的塵埃,在落下,落下。 無邊地落下,從清晨到黃昏,從黃昏到清晨。 我曾看著你穿過人群的大街。裙裾掃起塵埃。落下,覆滿你的身影。人流的河,滿是塵埃。 無所謂沉沒與超度。我看著你走過。如魚的身姿,已是苔意深深。 在哪兒又能活得更像,接近“人”這一古老的稱謂?如森林中一隻幼小的狐,寂寞中撣走尾尖最後一絲微塵。化妝,一位渾身禪意的女子步入聊齋的書香裡,化為青煙。 和平的夜,沒有大風起落。而飛揚的仍是雲,各式各樣穿褲子的雲。城市在雲中浮起來,一粒巨大的塵埃。在沸騰的空氣裡無法沉澱。 無眠的心,仍將落下呵,一場又一場下在六月的雪。疲憊的手挽不起一朵雪的垂落。塵土上,芬芳過誰的足印,誰在意這場下落的典禮?直到他的腳、我的腳染滿蒼白的血。 如今我把自己深愛的花養在深山裡,給她一個滿天星斗的荒野,培植著蕪雜的夢境。讓白晝過去,給我黑夜,讓蟄伏的靈魂得以自由出沒,散步。 無處可逃的軀殼,一粒粒塵埃,我也在無可把持地落,在潛流與漩渦的河面,蕩不起一絲漣漪地落下。 落下!